欢迎登陆中华周易文化协会官方网站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中华周易文化协会官方网站 科学发展周易文化 规范管理周易市场环境
首页 | 协会简介 | 协会章程 | 政策法规 | 协会新闻 | 协会领导 | 证书查询 | 在线学习 | 在线申请 | 证书样本 | 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新闻栏目
首页 > 在线学习

科学时报:风水师认证与科学无关

●坚持风水是科学的人,大概也不得不承认风水作为科学并未得到科学界的一致公认,承认要论证风水像物理化学一样属于现代实验科学很难,承认风水术中许多内容难于纳入现代科学的范畴中。

●坚持风水纯属迷信,是伪科学者,也不得不承认风水中包含了许多合理因素,承认先民经验的合理性。即使说风水术的某些结论用现代科学可以独立得出,在逻辑上也绝不意味着风水术没有独立的价值。

●事实上,科学之所以可贵,恰恰是因为它在人类社会生活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得到了社会实践的支持,从社会实践中获得了存在的合法性和一定的权威性。但它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超越社会实践的母体,成为衡量一切的标准,那样的话,就是典型的“科学异化”现象。

最近关于风水的话题又热闹起来了,一时间关于风水的争论文章在各种媒体上频繁出现。争论的焦点仍然集中在风水是否科学上。批评风水的文章还是重申风水不过是封建迷信、传统文化的糟粕,与现代的环境科学无关,如果有什么合理的内容,也不过是用理性可以把握和理解的那些方面,与风水理论那些玄而又玄的内容毫不相关。支持的文章同样再次强调,风水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贵财富,先民经验之总结,久经考验,符合天人合一的原则,包含了丰富、深刻的科学内涵,并且走向世界,为洋人所青睐、学习等等。久而未决争论的再次重复,了无新意。两派观点虽然针锋相对,却都把科学当做最高的判据。

此次争论的起因是南京大学易学研究所受国家建设部中国建筑文化中心委托开展“建筑风水文化”认证的培训和考核,合格者将由中心颁发证书。其目的意在规范长期以地下行业方式存在的风水师的行为,加强市场管理,其用心不可谓不善。从有关报道看来,课程的设置涉及到风水术相关的诸多重要学科如易学、古天文学、环境学、建筑规划、房地产等方面,而配备的师资多为国内著名大学教授,与国内面向企业界人士的诸多其它培训课程相比,收费也并不算特别高,看起来这个培训班除主题外并无多少特别之处。

不仅如此,这个认证班的开设并非仅仅是南京大学易学研究所的行为,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中国建筑文化学界的一次重要尝试。据报道,建设部中国建筑文化中心早在2004年9月,就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办了“首届中国建筑风水与健康地产国际论坛”,在国内外产生了很大影响。会后,该中心特别聘请有关专家就建筑风水文化的正规化培训与行业管理进行了多次专题研究。2005年6月于北京召开了由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京大学、天津大学、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等高等院校从事中国建筑风水文化研究的著名学者参加的关于建筑风水文化专题研讨会,并成立了中国建筑文化中心建筑风水文化专家委员会,以指导建筑风水文化的培训。南京大学易学研究所的建筑风水文化师培训班,就是在这样多次讨论、精心研究的背景下举办的,至少体现了相当一部分学界的共识。所以,有业内人士认为,由建设部建筑文化中心学术部颁发风水师证书,这是将风水师行业纳入规范化、科学化管理,将中国风水文化中的合理内核加以现代转化的重要尝试。

所以,很明显这个培训班的开设,是建筑业界相关的职业培训管理的措施,所涉及的是职业需求与管理问题,这一行动的依据和合理性,应该由建筑学界、业界从职业管理角度来讨论,外行人士对此说三道四没有什么意义。至于以揭露作为个案的风水师欺骗、夸大乃至妄言国事的劣迹来反对风水的论证,反而恰好为风水师行业规范化管理提供了支持的理由。令人诧异的是今天参与争论的对立双方,却少有从职业需求和管理角度立言,反而不着边际地大谈风水是否科学。且不说双方论证都存在着严重的缺陷,如对于科学的界定双方并无共识,关键是这种争论不得要领,与问题的关键无涉,纯属隔靴搔痒。实际上无论风水是否科学,都不影响风水师职业存在的合理性。

坚持风水是科学的人,大概也不得不承认风水作为科学并未得到科学界的一致公认,承认要论证风水像物理化学一样属于现代实验科学很难,承认风水术中许多内容难于纳入现代科学的范畴中。他们之所以要强调风水是科学,无非是坚持风水并非毫无价值,并非纯属骗局、迷信而已。显然,他们不假思索地接受了唯科学主义的假定:即只有符合科学的才有存在的合法性。

而相反坚持风水纯属迷信,是伪科学者,也不得不承认风水中包含了许多合理因素,承认先民经验的合理性。即使说风水术的某些结论用现代科学可以独立得出,在逻辑上也绝不意味着风水术没有独立的价值。在地方性知识越来越受到尊重的今天,仅仅以在西方科学传统中缺乏一席之地来批评风水术,也显得落伍和缺乏理据。更何况,近来风水术在西方越来越走俏,不仅风水师成为有前途的职业,而且风水学课程进入了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大学校园,国际性的风水学术会议也频繁召开。至于说,风水术在古代社会中地位低下,居于末流,这更不成其为反对的理由。因为今天备受追捧的演艺界明星在古代也是被称为戏子的,甚至今天非常重要的技术工作在古代也是不受重视的。以风水缺乏科学性来反对风水师认证,是一种唯科学主义的立场,即假定一件事要是没有科学依据,就是迷信,就是要不得的,是必须取缔的。这种将科学凌驾于整个社会生活的做法是极端有害的,也是行不通的。

事实上,科学之所以可贵,恰恰是因为它在人类社会生活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得到了社会实践的支持,从社会实践中获得了存在的合法性和一定的权威性。但它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超越社会实践的母体,成为衡量一切的标准,那样的话,就是典型的“科学异化”现象,最终沦为“科学拜物教”。因为只有社会实践本身才是最高的权威,才是权威和合法性的终极来源。

明白了这一点,我们才会理解即使真的完全违背科学合理性的职业同样也可以合法存在。例如,那么多股票评论家们,拿着高薪,受到许多股民的追捧,可是他们预测股市走势的许多说法和理论完全没有任何科学根据,却并未有人因此而指责他们是在搞封建迷信,更没有什么人认真地呼吁禁止这一种职业。要知道股评家们所使用的预测工具可是五花八门,我们所熟知的所谓“迷信”的各种法术包括“周易预测术”在内,他们几乎都在明目张胆地使用。至于彩票评论家则更加离谱,他们的基本预测手法,即根据某些数字组合过去出现的历史记录预测以后发生的概率等,可以说是违背科学常识的典型,但是我们可以普及科学知识,可以提醒彩民们不要迷信他们的错误说法,却不能禁止他们每天发布预测。进一步地说,这些每天宣讲“伪科学”的人士,对于当今社会结构下的所谓经济发展、GDP提升的贡献却未必小于普及科学知识的人。

再例如,在某些唯科学主义者看来所有宗教都是迷信,却也得到了国家的保护与扶持,某些人甚至备受优待。某些科学暂时还不能完全解释的传统技艺其存在的合理性就更不用说了。而虽然几乎所有地球人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是最基本的医学和生理学常识,但烟草的生产和销售这样彻底“反科学”的行业却依然能生存下来——尽管我个人倒是巴不得早日取缔烟草业。道理很简单,“现实”的市场经济和社会实践有自己的逻辑,它并不听命于唯科学主义者的独断。同样的道理,唯科学主义者,虽然宣传的是不折不扣的“科学迷信”,也一样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也可以出书卖钱。相反,有科学依据的活动,却并不一定能成为合法的职业。例如,编写黑客程序、制造冰毒等等,按科学来说是可能的,是有科学依据的,并且应该是有市场需求的,但是我们却很难想象哪个国家会给“黑客软件工程师”、“冰毒制造工程师”等等进行职业培训和认证。类似的还有面向市场的胎儿性别鉴定等等。由于科学的进步,我们已经可以在许多方面成功地实施“以假乱真术”,但其中有的是法律所禁止的(比如造假币),当然有些则是合法的(比如美容业、包装业、旅游业)。在这些案例中,职业能否合法化的最终理由是伦理的,而非科学的。

所以,风水师认证问题,只需从职业管理的角度着眼,不必卷入到是否科学的问题中来凑热闹,既不必为了职业的合法化而强迫大家立刻承认其科学性,也不能因为在是否科学的问题上还存在争议就封杀风水师的职业合法化。两者毫无瓜葛。有人担心一旦推行风水师资格认证,就给形形色色的迷信披上了科学的外衣。这其实也是不必要的误解,因为一种职业的合法化,并不等于就肯定了其所依据的理论的科学性。久而未决的风水是否科学的争论尽可以耐心地在学术层面上继续进行,并不妨碍风水师认证的职业管理。需要考虑的倒是,这个班的课程设置究竟是否合理?考核是否严格?是否需要实践经验?由于存在着相当大的市场需求,南大培训班开了头之后,一哄而上的各种培训班会不会粗制滥造、质量低劣?另外,这个班开设之后,其他没有经过认证的鱼龙混杂的“风水大师们”是否会借机混水摸鱼,中国建筑文化中心作为唯一具有认证资格的垄断机构,会不会发生腐败现象等等,这都向有关部门和行业的监管提出了严峻的挑战,值得注意。建议刚开始启动时,不妨从严控制,并要加强外部监督,等积累了经验后再逐步有序放开。所幸的是,由于此事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和批评,估计以后这个中心要想搞腐败,难度会比其他合法性少有人质疑的垄断机构大得多。

在多元社会中,许多事物和现象,往往需要我们从不同的角度综合考虑。例如,股评师可以大放厥词,但是要在醒目的位置提醒大家,“股市有风险,入市须谨慎”。烟草业可以为了满足某些人的不良嗜好而生产,但必须要在烟盒醒目的位置上注明“吸烟有害健康”,法律规定在公共场合不可吸烟、不得向未成年人出售香烟,医生们可以宣传吸烟有害健康、提倡戒烟等等。同样,在备受争议的风水问题上,我觉得也不妨采用类似的办法,在所有营业性的风水宣传资料的醒目位置上,加注:风水有争议,切勿太执著等等。另外,不相信风水的人,还可以和相信风水的人一样,不断地宣传自己的主张,这样形成自由争鸣的局面,以利社会公众作出自己的判断,由市场和消费者作出选择。

在一根筋的唯科学主义者看来,这似乎是自相矛盾的和稀泥之举,但是兼顾各种因素是我们处理所有复杂问题所必须遵循的原则,科学只不过是多元社会中一个很重要的方面,而非至高无上的唯一原则。其实就是正规的科学预测,如果面向公众时最好也要加上警示旁白:“科学虽奇妙,出错免不了。”最近北京气象科学家对“麦莎”的来临预测的失误,就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据说尽管北方极端缺水,有些水库还是放了水。虽然许多人从感觉和经验上觉得当天不可能有雨,但是由于过度相信科学,就强迫自己否定感觉和经验,虔诚地等待科学家所说的十年不遇的暴雨。事后,却没有哪位科学家或机构向公众表示歉意。当然,科学预测会有误差,预测失误实际上是很正常的,但是既然如此,当初预测的时候又为何把话说得那么满呢?保留和谨慎,应该也是科学精神中不可或缺的内容

Copyright @ 2013 www.czca.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华周易文化协会官方学术网站. 保留所有权利
全国400免费服务电话:400 0810 191 协会官方邮箱:zyxh_gov_cn@163.com
版权所有: 中华周易文化协会 ICP备 01066168号